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幸福的背离没有我们想要的未来
幸福的背离没有我们想要的未来
作者: 热度: 加载中 分享:

  遥远的海边小城,江浸芽看着手中的杂志,陷入了深思。
  
  钟州最终还是用“幸福的背离”参赛了,作品刊登在了影展的首页。
  
  自从江浸芽离开后自己就再没幸福的感觉了,每每从梦中醒来看着身旁自己的妻子,总幻想着那要是江浸芽该有多好。只是如果只有她能给自己幸福,那么她离开后,身旁的人是谁都没那么重要了吧?可是总也忍不住的独自站在阳台上回想那些幸福的时光,那些有江浸芽的日子是自己一生中最美的回忆,无论现在自己多么事业有成,可是内心深处那一处深锁的小阁楼,里面永远只会有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
  
  夜半,林蓦站在阳台上,遥望远空。
  
  你是否早已遗忘?
  
  手中捧一杯清铭,江浸芽细数着阳光落下时斑驳的光点,心里想起了和林蓦在一起喝下午茶的每个午后。钟州早已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刚刚只是对着佛祖许愿想再见她一面,没想到转眼就看到了她站在自己身后,惊喜激动袭来让他有些慌乱。而现在他又回复了以往的沉静,看着江浸芽发着呆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不希望错过任何瞬间,钟州想,其实就这样,可以了。五分钟、十分钟,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很久很久,江浸芽抬起头问:你说找我,是有什么事呢?钟州喝一口手中的清茶,看着她微笑,我…他顿了顿,可能是听了你的故事就对你好奇了吧?呵呵…钟州笑了笑,也许又不是因为这个。钟州盯着江浸芽的眼睛说,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找你,你相信么?沉默了片刻,江浸芽回答,我相信。你只是听到了那些故事,所以对故事以及故事中的人产生了兴趣,就像是看一本小说,总会对书中的男女主角设想很多场景很多对白,总是对那些情节进行猜测,我知道你的心态。可是,江浸芽转过头看向了斜上方的绿荫,那里有柔和的阳光,她漫不经心的继续说着。如果自己没有经历过,就不要轻易去探索别人的故事,那是些温暖湿润的沼泽地,太过沉溺是会失足的。回过头,江浸芽释然的望着钟州笑,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我一直向往着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现在我就要去到那个有着美丽海景的城市,去团聚。今天谢谢你陪着我说话,你拍过的那些相片就送你做个纪念吧,你想拿来干什么都可以,我不追究了。江浸芽脸上的笑总是隐着很多种情绪,从来都不纯粹。可是钟州就是觉得那样的笑总能引起他最深的感触,轻而易举。钟州没有说话,江浸芽站起身,拍拍自己的小碎花裙说,好了,钟州,就这样吧,再见。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钟州目送着她离开,直到消失在浓荫尽头。
  
  此时的钟州陡然见到江浸芽完全有些没反应过来,一副傻眼呆愣的模样。然而在江浸芽还没准备好说什么时,钟州已经一脸喜色的奔了过来说,江浸芽,你终于出现了。江浸芽脸上已经没了泪痕,有些惊讶却依旧漠然的问,你在找我么?钟州此时已经完全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笑容满面的一个劲的猛点头,完全不似刚刚对着佛相发呆沉默的男子。找我做什么?江浸芽看着钟州古怪的行为开始好奇起来。我,钟州摸了摸头,有些不知所措,我就只是想见到你而已,做什么?我也不知道。钟州看着江浸芽愈来愈沉静如水的脸色更加的慌乱了,那个,要不我们去那边坐着聊聊天好不好?小心的等待着回答,一秒,两秒,三秒……钟州的心渐渐的沉了下来,看来是不会答应了,正准备再找个理由时,钟州听到了她说,好。
  
  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抬眼时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已经来到了问心寺,那个她了断尘缘祈求林蓦得到幸福的地方。望着那尊慈眉善目的佛相,江浸芽的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进到殿堂时才发现原来殿内还有一个男子,也正沉默不语的望着那尊大佛。此情此景让江浸芽对那男子有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感觉。许久他回转头时江浸芽才看清,那个人居然是,钟州。
  
  走上那条熟悉的林荫道,踩着每个和他曾经的脚印,江浸芽有种重生的感觉。已是清晨近八点钟了,江浸芽兀自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远远的有车队驶来,向着她前进的方向。抬眼看过去,那是几辆婚车,大红的喜字,团簇的繁花,很是喜庆。江浸芽感受到那种喜气洋洋的氛围,不觉嘴角上扬。停驻在道旁安静的看车队驶过,只是很快的,江浸芽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她在车里看到了林蓦,和一个清丽的女孩子,很文静贤淑,正乖巧的坐在林蓦身侧,身上是红红惹眼的嫁衣。那一刻,江浸芽的心凉的没了温度,可是转眼却自嘲的笑了笑,这一幕不正是她祈盼看到的吗?现在,也该安心的离开这座城市了吧?转身往回走,这次眼里的泪花没有闪落下来。
  
  江浸芽已经很久都没有外出晒到太阳了,自从做完胃的切割手术,她就很少再出门,那些阳光弥漫的清晨,那些晚霞绚烂的傍晚,已经,久违了。医生在她的诊断书上写着:胃癌早期。也幸亏发现及时,自己到底还是活下来了。曾对自己许过承诺,一定要看到林蓦幸福,自己才可以放心离开这个生养她的城市到不知名的远方。而现在,也该去看看林蓦了。
  
  再相见,恍若隔世
  
  钟州不知道,所以他急切的想找到江浸芽,想听听自己心的声音,可是,就那样再也找不到她了。如她所说,她不想见到他第三次,果真,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钟州抑制不住的思念开始忧郁,他不知道那些刻意压抑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是爱?是喜欢?是怜惜?是心灵震撼后的共鸣?钟州不知道,他只要再见到她就好了,了却想见的渴望,断了思念的根。
  
  自从在问心寺分别后钟州就再也没有见过江浸芽了,她就仿佛消失了一样,杳无音讯。未名的情愫在钟州体内疯长,日日夜夜叫嚣着要破体而出,挣破克制。钟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就这样对一个仅仅见过两次面而且从头到尾都对自己冷言相对的女子动了心?
  
  难道你是流逝的风
  
  钟州已经连续一个礼拜没有出外采景了,墙上挂着问心寺的那张作品,与幸福的背离放在一起,钟州取名为情隐。坐着看墙上的作品,许久,钟州苦笑,是不是说整天对着某个人的时候就会日久生情呢?手中握着笔无意识的在纸上写着些什么,回过神时看,钟州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下,笔随即滚落。眼神困惑地看向墙壁上江浸芽神情生动的脸。就那样静静的,直至天黑。那张纸上只有一句话:如果他是高飞的蝴蝶,那么我能否做你的比翼鸟?这句话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钟州的面前,惊的他不知所措。
  
  如果他是高飞的蝴蝶,那么我能否做你的比翼鸟
  
  女子惊讶的看着钟州,许久才挤出一句话来,竟然又是你,大摄影家。她的确就是那幅幸福的背离的主角,江浸芽。钟州的表情开始变得很不自然起来,没想到再次觉得不错的情境竟然还是她,而且又是在这样尴尬的时候出现。钟州都开始觉得这是生活给他开过的最大的一个玩笑。可是眼下,怎样才能躲过这个女子的质疑呢?习惯性的,钟州摸了摸后脑勺,除了微笑,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就这样两个人对视着,一个平静一个忐忑,一个淡漠一个微笑,两个人从对方眼里感受着彼此的态度变化和对此事的真实用心。三分钟过去了,钟州觉得仿佛**艘桓鍪兰桶懵ぁ=渴咕⒛笞攀种械男∈执担和幕拔也幌胨档诙危庖淮危Ω萌绾文阕约嚎醋虐臁5茸胖又莸愎罚烤蹲岳肟裁匆裁辉偎怠V又菘醋潘谋秤熬醯谜庋某【懊看巫苣芮嵋琢貌ζ鹚男南椅豆裁4拥谝淮斡黾又菥鸵丫卫渭亲×怂拿郑浚芴乇鸬拿帧M蝗缓艹宥模又莩遄趴熳叱鏊旅诺慕亢傲司洌浚沂侵又荩麓渭媸毕M慵堑梦业拿帧J⑾牡难艄夂莺莸脑衣湓谟行斡兄实囊磺形锾迳希ㄋ匾掳兹沟慕俊H缓缶统鱿至酥又菀槐沧佣疾换嵬堑某【啊=炕刈沓胖又菸⑿Γ蠖浯蠖涞奈⑿θ么萄鄣难艄舛汲闪伺愠模又菪┪⒌氖Я松瘢缓缶吞慕考岫ǘ纳簦又荩蚁M颐遣换嵩偌妫绕涫且哉庵址绞健N姨盅岬姆绞健=炕恿嘶邮指姹穑砝肟6耸钡闹又荩┯谐聊
  
  就这样钟州又开始四处游荡找镜头,捕捉令人悸动的瞬间,可惜一直都没有寻到满意的。而这天钟州去了市郊的问心寺,希望能从拜寺求签的人身上找到那些虔诚的信仰,然后达到震撼人心的效果。到达了寺内殿堂,里面仅仅拜坐了一个女子,双手合十的独自轻轻说着话。可能她也是刚刚进来没多久吧,钟州倒也是听了个大概。女子心里一直都喜欢着一个男子,看得出来那男子也很喜欢她,事事都顺着她,为她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来讨她欢心,把她的一切都奉为自己的全部。甚至为了陪在她的身边,他拒绝了很多次升迁的机会,因为那样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伴着她了。当女子发现,他丢掉了自己的一切喜好只围绕着她转,不管做任何事都要先问过她,不管买什么都是买她喜欢的却从来忘记给自己买喜欢的东西,似乎女子喜好就是他的喜好的时候。女子开始慌了,她觉得若再这样下去,男子就慢慢的失了自己就快变成了自己的忠仆而不是自己的亲密爱人了。所以女子开始对他若即若离,和他始终保持着一大段距离,女子希望他找回自己。可是男子慌张了,男子觉得她快要离开他了,所以愈加迅速的朝着她不希望的方向发展,眼里心里就只有了女子一个人,其他的,甚至连自己也都快容不下了。女子很是替他难过,可是一切却又都是因为自己,她觉得自己像是在犯罪一样,她毁掉了一个前途光明的大好青年。女子真的很爱很爱他,可是却不忍自己做缚住他的蚕茧,她觉得他应该是一只展翅高飞的蝴蝶,而不是困在茧中自娱自乐的蛹。而此时她的身体也出现了病痛。所以她选择了离开,她笑着离开了自己深爱的男子,用尖锐的话语说了分开。她告诉他自己已经不爱他了。然后在他错愕的时候冲着他微笑。冰冷的笑容微凉的心,如她所想般,男子离开了,离开了她的蚕茧做了一只高飞的蝴蝶。她说的很零碎,语调里没有什么感情起伏。可是钟州却听的有些傻眼了,这样的场景,钟州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张树荫下小小的惊惶带着泪痕的脸。愣神间,那女子要起身了,几乎是下意识的,钟州在她回转头的瞬间按下了快门。表情恬淡落寞,眼里隐着伤,背后是一尊大佛,悲天悯人,普渡苍生的模样。
  
  钟州把那张照片洗印出来,挂在工作室的墙头,原本是准备用来参赛的,可是每每想起那个女孩子那天冰冷责令的话语就打消了念头,钟州给那作品取名为:幸福的背离。
  
  那场猝不及防的盛夏光年
  
  你是谁?干什么偷拍我?江浸芽已然回过了神,犹自带着泪痕的脸上写满了戒备。钟州脸上的笑容自然的绽放,眼中透出些许的歉意。我叫钟州,是摄影师,是来这里取景的。然后……江浸芽站起身,接下去他的话,然后就自然而然的看了一场好戏,觉得我现在的境况很符合你所追求的某种意境?哼哼~江浸芽冷冷的眼神望着钟州,笑。钟州有些抱歉,的确自己出现的很突兀,而且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形下。歉意的话还没出口,江浸芽就说话了,我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不尊重别人的行为,只是像你这种把自己所谓的高雅追求建立在别人的伤痕上的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所以你也不用讲你那一大段道理来解释你刚刚的行为,我讨厌听。现在,我要离开,你拍的那张相片,相信你会有很好的处理方式。江浸芽说完就笔直的沿着大道走开,留下钟州一脸错愕的表情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我没那个意思……钟州有些懊恼的喃喃,可惜那也只能讲给自己听而已。
  
  一声按响快门的胶卷缩放声突兀的响起,然后江浸芽抬头就看到了一脸微笑着的钟州。茫然的眼神,微乱的长发,泪痕不止的脸颊,以及掩不住的惊惶失措。阳光已经透了进来,一片浓荫,万缕明媚,江浸芽小小的失措倔强的脸。钟州快速的取景再一次按响了快门。
  
  江浸芽在笑容里,落了泪。阳光一缕一缕的透进厚密的叶子照进了江浸芽的眼睛,顿时泪流满面。环抱着蹲下把头埋进臂弯,江浸芽独自喧泄着积压的情绪。
  
  江浸芽,你想要什么?你到底想干嘛?清晨弥漫的光亮隐隐的勾出了一个女子的身线,长发,水绿夏裙,小手袋。旁边是一个男子气急败坏的低吼,语气中的不耐与惊恐即使站在五十米开外的钟州也能感觉得到,钟州顿了脚步停驻看前面的一男一女。我不想怎么样,林蓦。那女子语气淡淡,我只是想离开,如此而已。女子仰着头看着那个男子,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受够了,我要离开。林蓦沉默着盯着面前的女子,看出她眼中异常铁定的坚决,一时也无话可说了。就那样对峙着,很久,钟州才听到低低的男声,我不准,我不准你离开。江浸芽的声音立时传了过来,我非走不可。男子的声音变得激动了起来,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我为你做那么多事,我什么都听你的,为什么你三番两次的总要走,你告诉我,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离开?你说!男子抓着她的肩膀使劲摇晃着,江浸芽感觉到了肩膀的疼痛也感觉到了头晕更感觉到了林蓦的愤怒。可是,自己是非走不可的,无论如何。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这个理由够充分么?冷冷的女声在林蓦耳边响起。我不爱你了,就这样简单。你不爱了?男子有些呆愣的望着江浸芽,一脸的不置信。对,我不爱了。林蓦的手高高的扬起,江浸芽甚至都闭上了眼睛甘心承受那愤怒的耳光,可是那只手就那样高高的停在了空中,很久都没有挥下来。看着面前江浸芽决绝的神情,林蓦放下了手,低声说,好,我放你离开。江浸芽脸上有了笑,那些曾让林蓦沉醉不已的大朵大朵的笑容在此时此刻却在他的心里蚀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洞,流血不止。转身离去,落寞而又狼狈的。
  
  邂逅在光线朦胧的清晨
  
  我们总是不停歇的向前奔去,可是那里,没有我们想要的未来…
  
  记得的,模糊了;不记得的,遗忘了。

读过"《幸福的背离没有我们想要的未来》"的人也喜欢:

  1. 对不起,我是****

    对不起,我是****

  2. 终于相信你已经不再是我的了

    终于相信你已经不再是我的了

  3. 2015如果你们相爱就结婚吧

    2015如果你们相爱就结婚吧

  4. 想起母亲只有一种说不清感觉那就是爱

    想起母亲只有一种说不清感觉那就是爱

  5. 爱一人的心酸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体会的到

    爱一人的心酸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体会的到

  6. 献给刚离开这个世界的他

    献给刚离开这个世界的他

  7. 雨中的千纸鹤千份情

    雨中的千纸鹤千份情